南京市民政局

欢迎访问南京市民政局网站

当前位置:南京市民政局 > 媒体关注

世界精神卫生日关注精神障碍患者:就医难,社区康复是趋势
责任编辑:  文章来源:南京日报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4 16:44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10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。

当天,记者从我市民政等部门组织的“弘扬抗疫精神 护佑心理健康” 主题宣传活动中了解到,全市患有分裂症、自闭症、强迫症、阿尔兹海默症等各类精神疾病的人群,已经超过12万人,能在专门的精神疾病医院治疗的不足一成。

精神障碍患者就医、康复难,已成为全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。然而,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精神障碍患者被排斥现象依旧十分普遍,想回归社会遭遇多方阻碍。

精神障碍患者入院治疗不足一成

在南京市佑安医院住院部,最早一名患者是1964年住进来的,当时入院还是个小伙子,如今已是耄耋老人,一住就是半个多世纪。

这样常住的患者还有不少。据悉,在该院有1255名精神障碍患者,平均住院时间达到22年,超过60岁的有450多人。他们中,很多经过治疗病情已很稳定,完全达到出院条件,但至今仍住在医院里。

南京市佑安医院院长龚荣兰告诉记者,不仅病情经治疗稳定的精神障碍患者少有被接回家,就连很多精神障碍患者合并其它身体疾病很常见,转院时很难找到愿意接受的医院,就是勉强找到了,往往还需要他们派医生和护士进行陪护。

龚荣兰有些无奈说,像佑安医院每个月都有两三百名重性精神障碍患者等着入院,但床位有限,入院难是个不争的实事。

截至去年底,我市约有各类精神障碍患者12万多人,其中需要住院治疗的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有2万多人,属于民政服务对象的精神障碍患者超过4000人。遗憾的是,而全市共有各类精神障碍患者收治机构7家,总床位数不足3000张,真正入院治疗不足一成。

多种因素导精神病患者就医难

为什么其他医院不愿意接收精神障碍患者?“不是不想收,而是有时候不敢收。”一家综合医院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精神障碍患者医院所有的窗户都进行了特别防护,医护人员也累积了相当多的护理经验,而这些是他们都不具备的,一旦出现精神障碍患者人伤人、自伤等行为,后果严重。

非专科医院不愿接受精神障碍患者,多考虑的是风险,而入院已久病情稳定的精神障碍患者回归社会、家庭则遭遇更多阻力。

好不容易把身边的‘疯子’送到精神病医院了,谁还愿意让他们再回来呢。”在玄武区百子亭后小区一位居民直言不讳地说。

持这一想法的居民不在少数。市残联一位负责人表示,家属之所以不愿接病情稳定的病人出院,邻居们的反对,是精神障碍患者难以重返家中的重要原因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也出现连锁反应,就是绝大部分精神障碍患者不愿去定点医院评定残疾等级,也不愿领《残疾人证》,不想被打上“精神病人”的烙印。一些家庭将病人长期锁在家里,甚至赶出家门任其自生自灭,这对精神病人的康复和社会稳定十分不利。

精神病患者社区康复艰难破冰

记者了解到,社会看待精神障碍者的“污名化”,医院对待他们的“监狱化”等偏见和歧视行为,使得很多精神障碍者隐瞒病情,最后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。

如何打破精神障碍患者不愿治疗的僵局?江苏省精协社区康复顾问黄小虎认为,不要歧视精神障碍患者,给他们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。同时精神障碍患者的自知力也要提高,有精神症状就应该及时吃药医治,减少病情发作给社区造成的危害。

黄小虎表示,精神障碍患者经过正规治疗后需要回归家庭,进行长期的巩固维持,在社区康复无疑是趋势。比如社区康复训练能够帮助精障者纠正认知和恢复社会功能,这是药物不能替代的,每天面对亲人,也利于病情康复。

精神障碍患者就医难、康复难,已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。南京是精神障碍患者社区康复的试点城市。这几年,我市开启设立社区康复日托服务站工作。目前,玄武、鼓楼、秦淮、雨花台区等社区康复日托服务站相继开业,成为我市精神障碍患者社区康复的破冰之举。

据了解,社区康复站运行期间,市佑安医院轮流派驻1名医生1名护士对日托病人开展督促服药、病情观察、心理疏导等医护服务。一旦出现精神障碍患者者病情反复,康复站无法处置的情况,即开启绿色通道,迅速转入市佑安医院接受住院治疗,从而形成精神障碍患者入出院的良性循环。

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今后精神障碍患者入院治疗要经过专业机构的详细评估。经评估后,对于病情严重急需住院治疗的,办理住院手续;对于病情较轻不需要住院治疗的,安排转入社区康复站提供日托服务。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其住院周期为3个月,3个月后进行再次评估,达到出院标准的,必须办理出院转到社区康复站进行康复,不再享受住院费用的减免。

南京市民政局